水阳新闻网

手机站:/m

水阳江边是我家

时间:2020-07-17 21:57编辑:admin来源:未知当前位置:水阳新闻网_水阳唯一新闻网站 > 水阳新闻 >


我的家乡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水乡,这里处处是小桥流水,放眼望去,辽阔的平畴上沟渠纵横,良田成方,阡陌交通,绿树成荫,因被一条江河——水阳江环抱,这里便称作水阳。
诗仙李白曾数次来到宣城,寻访谢朓遗迹,咏赞宣城山水,有“两水夹明镜,双桥落彩虹”的诗句名世,诗中的“两水”,即句溪和宛溪,句溪就是水阳江在县城附近一段的古称。
水阳江从天目山余脉——绩溪丛山流出,一路潺潺汇成江河,蜿蜒绕过宣城市区,流经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”的敬亭山下,在沃野千里的平圩区,深情地将水阳镇揽入怀中,然后浩浩荡荡奔向长江。
 
当我们把目光眺望到渺远的一千七百多年前,宣城的最北面还是“江南五湖”之一的金钱湖。东吴五路总管丁奉将军镇守宣城时,曾策马来到金钱湖,他看到广袤的湖滩上草茂地沃,水鸟翔集,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,便萌发奇想,要将这片丰腴的湖滩改造成东吴雄霸天下的富足粮仓。
 

 
于是,丁奉便在这里屯兵移民,亲率十万军民围湖造田。为方便瞭望指挥,他在水阳江东岸建起一座高高的塔楼,这就是龙溪塔。旷世浩大的工程持续了四年,金钱湖终于被筑成了金宝圩。自此,金宝圩的粮草源源不断地运往了东吴联蜀抗曹的前线,为吴国立足江东建立了不朽的功勋。
 
相传吴主孙权曾驾幸金宝圩,登上了与龙溪塔隔水阳江相望的梓潼阁,他极目金宝圩数十万亩平畴,华芳稻香,郁郁苍苍,高兴之余,盛赞丁奉为“江表总管”。
 
从那时以来,金宝圩不仅年复一年富产粮棉油,而且盛产鱼虾等水产品,成了闻名遐迩的“鱼米之乡”。这里自明代就设立了巡检司,兴建水兑仓,为官府屯粮转运,民间砻坊、粮行也随着商品经济的萌芽应运而生,金宝圩出产的粮棉油,便经由水阳江这条黄金水道,热销“芜湖米市”,金宝圩成了“芜湖米市”的粮源地。南来北往的商贾纷至沓来,在这个富庶之地开商号、建家业,一时间风云际会,商品和人流在这里集散,逐渐形成了商埠。
 
商埠临水阳江而建,一条青石板街道穿镇而过,街道两边是一爿爿粮行油坊、商号药铺、布庄当铺、茶楼酒肆,鳞次栉比,风光无限。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丰裕富足的粮棉油资源,加上水阳江这条黄金水道带来的便利,使这里成了“百货兴聚”的沿江重镇。
 
家乡曾经的风华,大多湮灭在了岁月的长河里。但是,走进这个江南小镇,依然可寻访到些许历史遗存,聆听到小镇往日的美丽传说,使人感受到这个江南小镇的厚重和沧桑。
 
家乡父老从岁月的长河里走来,代代相承的是勤劳的禀赋和质朴的品性。清康熙十年,宣城知县李文敏曾来到水阳督运漕粮。在水阳督运漕粮的日子里,李文敏留下了七律《龙溪驿即事》。在诗中,他除了抒发自己勤于政事的情怀,也没忘将水阳父老的勤劳和质朴作一番描绘:
 
驿路龙溪水气重,几间官舍几株松。
 
戴月问俗山初晓,耕雨沿村浍始通。
 
父老扶犁呼刈麦,儿童剪韭佐朝舂。
 
自知劳吏催科拙,后乐先忧此岁功。
 
龙溪是古代水阳的别称。李文敏来到这里,虽然政务在身,以致“戴月问俗”,但水阳镇静美的自然景观、人们辛勤劳作的场景,显然深深感染了这位县太爷,他忍不住赋诗抒怀,水阳父老在初晓的春雨中,勤于劳作的忙碌场景跃然纸上。他笔下的这幅水阳初晓春耕图是质朴无华的,又是无比生动的,那浓浓的乡土气息仿佛呼之欲出,直到今天,读来还是那样的熟悉、那样的亲切。
 
与之相较,明代时,宣城通判汪佃的一首《水阳舟中》,为我们描绘的,却是另一番景象:
 
一簇炊烟暝色昏,短篱疏竹数家村。
 
逢年田舍浑无事,风雨离离对掩门。
 
汪佃由翰林侍读谪判宣城,他“崇好儒雅”“咏啸自如”,因掌管漕粮都捕,宣城北乡自然成了这位廉正勤勉的封建士大夫的应到之地。从他留下的绝句《水阳舟中》,我们仿佛看到,汪佃泛舟水阳江,顺流而下来到了水阳,当他看到黄昏里,炊烟袅袅,绿篱绕屋,屋舍边稀疏的竹子在晚风中摇曳,轻风细雨中,农家虚掩着柴门,乡人正在享受着年节农闲带来的那份安祥、宁静,汪佃这位喜好咏啸的通判大人无法平静了,他用了淡淡数笔,水墨画似的,描绘了一幅圩乡世外桃源般的风景图。这幅风景图中所呈现的那恬淡的生活气息,是如此安祥、如此宁静,甚至穿越了时空,永恒定格在了水阳人的精神追求里。
春华秋实,寒来暑往。岁月已经洗却了曾经的铅华,但家乡田地的肥沃和物产的富庶,是不变的基业,水阳江滋养的勤劳、坚韧、开拓的精神,则是永恒的丰碑。这一切,便是先人留给后世子孙享之不尽的宝贵财富,也是家乡代代传承的深厚底蕴。
 
所以,千百年来,我的家乡水阳,虽然遭受了一次次洪水的洗劫,罹患过一场场兵燹的灾难,但她依然挺立在水阳江边,依然还是那样勤勉、质朴,还是那样安祥、宁静,使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都为之怦然心动。因为,这一切正是现代生活里的人们所向往的、寻觅的。
 
岁月的脚步已经跨入了新时代,当你置身这个江南小镇,那曾经的“镇为泽国、四面环水、咫尺往来、皆须舟楫”的自然环境,虽然有了改变,但那沟渠纵横的河网、浩淼幽深的湖泊、绿树掩映的村舍、破晓收网的渔舟,依然会使人远离躁动、放松心灵,宛如进入了别样天地,给人一种超脱尘嚣、回归自然的感动。而当徜徉在热闹的商业街区,琳琅满目的名吃特产,享受着慢生活人们的那份娴静,又让人感受到现代的律动,而使人流连忘返了。
 
古老而美丽的水阳江,是家乡的母亲河,千百年来,她在小镇的身旁不舍昼夜地默默流淌,一如我家乡的安祥和宁静。临江而立的梓潼阁和龙溪塔,在晨辉夕照里,仿佛相思千年的情侣,深情依依,相守相望,见证了这个江南小镇的沧桑变迁,演变为水阳人心中永恒的记忆、悠悠的乡愁。
 
水阳江边是我家。这里有沧桑的历史,有厚重的底蕴,这里水清天蓝、静谧安详,无论我走到哪里,这里的一切,都是我心中抹不去的乡愁,也是我终身感念的地方。
 
2019年11月12日于侠客居
 
(作者系宣州区水阳镇人民政府干部)

上一篇没有了

下一篇金宝圩防汛坚守一线的“独臂”交警

世界之最排行

世界之最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