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阳新闻网

手机站:/m

金宝圩的儿时记忆之交公粮

时间:2020-08-02 10:50编辑:水阳新闻网来源:水阳论坛微信公众号当前位置:水阳新闻网_水阳唯一新闻网站 > 水阳记忆 >

     小时候的记忆里,种田交粮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那行进在乡村公路上浩浩荡荡的交公粮队伍里,到处都是欢声笑语的火热场景,时时浮现在眼前。因此,多年以后,随着国家取消农业税免交公粮,另外还发放种粮补贴,就更让农村的农民伯伯们欣喜不已,慨叹时代好、政策好。中国的农民是最苦的,同时也是最容易满足的。
    “双抢”结束后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交公粮。根据乡里粮站的通知,各村各户要在规定的时间段,集中上交公粮。那时候,我记得几乎是所有家里都没有银行存折,但必定家家都有一本粮折,用来记载家庭人口、田亩、应交公粮、已交公粮等信息。交公粮的时候,要把粮折带着。
     交公粮的队伍中,有挑稻箩的,有推独轮车的,有拉板车的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好不热闹。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丰收后的喜悦,见面打招呼,不是问候“可吃了呀?”而是“今年你家收成咋样?亩产多少?”打招呼的同时,也在暗暗地比较着。父亲是个农活好把式,因此,每季的收成都很不错。每每听到其他人的赞扬,父亲很自豪,跟在后面帮着推车的我,也是很高兴。这份高兴,不仅是再也不用担心担心吃不饱,也不用担心接下来开学交不齐的学杂费,甚至还有一些额外的奖励,比如,西瓜,冰棒等等。
 
 
    交公粮的时候,最担心的就是检验这一关,主要是检查水分和杂质,一看你家的公粮可晒干了,二看杂质可多。只见粮站里的检验员,拿着一根长长的铁钩子,直接穿进麻袋里,铁钩子拉出来的时候,上面会积存一些谷子,检验员会平铺在手里,先吹一吹,看看杂质情况;然后再放几粒到嘴里,逐个轻轻一咬,若是咯嘣一声的基本就能过关,否则就要重新晒干或是直接拒收。
父亲比较老实,家里交的公粮一般都是晒得喷干的。同时,虽然那时家里没有风车,但父亲“扬灰”(迎着风用木锨将稻子高高地抛扬起来,去掉稻子里的灰、毛和其他杂质)的手艺也很好,稻子里的资质也很少,干干净净的,所以每次都是顺利过检。印象中也有一些狡黠的农民,会将一些潮湿的稻子混在一起,这个时候就很着急,赶紧的点头哈腰,给检验员递上荷包里的香烟,陪着笑脸,小心翼翼地说些好话,不过多是无益,只好就在粮站里的晒场重新晒过。当然,苦的一般都是自家的小孩,要看,要翻,要收,还要重新装…中午一般就在粮站里等家人再送饭过来,真是玩也玩不成,吃也吃不好,徒增郁闷。
     所以,那时候,最向往的就是粮站检验员这份“铁饭碗”。初中一个同学,在八十年代末,考了初中专,上了省粮校,我就羡慕的不得了。谁知好景不长,粮站后来尽数改制,多是买断以后,纷纷自谋职业,世事难料,让人唏嘘。
 
 
    交了公粮,再到粮站里面的窗口办理登记和结算。记得每年家里在交公粮的同时,父亲一般都会另外再卖点粮食,换些钱,记得那时候粮站结算窗口结算最大的面值是十元,想想这墨绿的十元比现在红红的毛爷爷都还要更亲切啊。
    卖稻子这些钱,除了还些欠账,诸如问邻居家里借的一些零星小债,以及平时差乡村赤脚医生的一些治病抓药的费用,还要预留我们兄弟九月份开学的学杂费。若有多余的,还可以到粮站不远的集镇上,斩上斤把肉,捞几块豆腐,称上几两泡花鱼,打打牙祭开开荤,好好地改善下家庭伙食。有时候,还能扯些蓝卡基和白的确凉布,给大人小孩做套把衣服。这些可是去了过年之外,大多无法实现的好日子啊。
    长大以后,也终于明白“大人望插田,小孩望过年”这句话的意思,因为只有在播种、收获以后,我们的农民父母,才有可能去实现他们对子女的心中关爱。相较于城里的父母,我们的农村父母不是因为子女多、所以爱的少,只是条件有限,但一样爱的深沉,爱的火烈。

上一篇金宝圩农村的童年趣事之捅蜂窝

下一篇一个生我养我的地方—雁翅

世界之最排行

世界之最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