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阳论坛

手机站:/m

金宝圩农村的童年趣事之捅蜂窝

时间:2020-08-02 10:48编辑:水阳新闻网来源:水阳论坛微信公众号当前位置:水阳论坛_网聚天下水阳人 > 水阳记忆 >


 

捅蜂窝,是我们小时候充满刺激、又有一定危险的娱乐。多年过去,那些你捅了蜂窝、然后被蜂子追着到处蛰的情景,仍是历历在目。

      我们那个村庄,没有专门的养蜂人。每年油菜花开的时候,蜜蜂们便会寻找合适的地方自建蜂巢,休养生息,或在树上,或在檐下……可无论在哪里,因为蜜蜂成群结队进出的关系,总是很容易被发现,然后便是逃脱不了被捅的结局。

     捅蜂窝倒是比较简单,试探、出击、退守、再试探、再出击……几个回合下来,终归要捅下来。关键是捅了马蜂窝以后,就有了种“炸了马蜂窝”的后果。那些无巢可归的蜜蜂,便会把满腔的怒火发泄在我们这些恶作剧的小子身上,紧追着你不放。由于基本上没有任何防护,所以最后总是有人被蛰了一身的包,灰头灰脸的憋屈,了无胜利的豪情。

     当然,也有别样的收获,那就是消毒的过程。在田野里劳作,大人们都有被蜜蜂蛰过的经历,加上一般的蜂也没有什么毒性,所以大家也不存在储备什么消毒药品的必要。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,被蜂子蛰了以后,也是按照老人传下来的土方子来消毒:找个哺乳期的嫂子,撩起衣襟,挤下几滴乳汁,涂抹在蛰了的包包上面,便算是消了毒。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,这里面究竟是乳汁的作用,还是心理的作用。

     最危险的是有剧毒的蜂子。那一年,小伙伴红霞家里的院子里,厢房的屋檐下,就出现了一种叫做“针子蜂”的毒蜂窝,毒蜂褐色,体大,是普通蜜蜂的四五倍。红霞家在村子里是小姓,按辈分要喊我“小爷”,也就是叔叔的意思,姐弟俩个,弟弟红军是我的“小跟班”。红霞向来文静,显得柔弱,让人有种疼爱怜惜的感觉。当红军告诉我家里出现了蜂窝子的事情后,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揽下了这活。几次实地考察后,最后决定采取火攻,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隐患。那个夜晚,富含油脂的蜂巢,熊熊燃烧的红光,映红了红霞甜蜜的笑容…

    后来,我上学、毕业、来宣上班。红霞辍学,外出浙江打工,嫁了一个浙江老板。有一年回家过年,红霞也回了老家,我们两家离得很近,到她家里坐坐呱呱,谈笑间还说起了小时候这捅蜂窝的事情,让我很感动。原来,这份童年纯真的记忆,并没有随同时间的流失而消逝,依然沉淀在彼此的心间,足矣。

上一篇金宝圩人的洗澡神器“浴锅”

下一篇金宝圩的儿时记忆之交公粮



水阳论坛排行

水阳论坛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