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阳论坛

手机站:/m

一路从金宝圩农村走出来,现在对“双抢”些许

时间:2020-08-02 10:35编辑:水阳新闻网来源:未知当前位置:水阳论坛_网聚天下水阳人 > 水阳记忆 >
     从小农村长大的人或许对“双抢”这个词并不陌生,“双抢”即抢收抢种,存在于种两季稻子的区域。虽然前后大概只有十来天左右的时间,但因恰逢高温酷暑,加之季节时间限制,其间劳动强度大,也极其辛苦。经历过的深有体会,没有经历的很难想象。像我们农村的小孩,基本上从上小学一直到高中,都要搞“双抢”。多年过去了,“双抢”的场面依然如故,想起来也是有苦有乐。
“双抢”过程中,农活的种类不少,有割稻、打稻、挑稻、晒稻,还有犁田、拔秧、插秧等。有些活如挑稻子和犁田,我们小孩干不了;其他活,我们都能跟着大人后面做。那个季节,家家户户都在忙,没有外援,就靠内部挖潜,小孩子搭把手,也能算个小劳力吧。
 
割稻子时间长了腰酸,且稻子灰嚯人。打稻子腿受累,个头矮的因为得不上劲,往往只好做搬运工。晒稻子是我们最喜欢的事情,除了定时翻晒外,可以躲在树荫下乘凉,或是看看小人书;最怕的是“打暴”,即来了暴风雨,只听见到处喊着:“打雷了,下雨了,赶快收稻子…”哪家的稻子没有来的及收好,小孩靠得住要遭殃啊。因为第一季稻子其中部分要用来交公粮,除了杂质检验,水分也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指标,水分多了现场退货,得等晒干了重来。
 
     我记得那时最羡慕的就是粮站里上班的检验员,一根铁长箫插进装稻子的麻袋,检出其中稻粒,放进嘴巴一咬……“行,交吧”!我们小孩在一边,提到嗓子边的心才能放下来,不是考虑不久的学费,而是终于可以得到父亲允诺的奖赏:一根冰棒或是一片西瓜!这时候也算是幸福一刻了。所以,当我的初中一同窗毕业考上省粮校(初中专)的时候,我是多么的羡慕啊!
等到“抢种”的时候,也不快活。譬如拔秧,得起早,一者天气凉快,二来得储备上午或下午栽秧的秧苗。由于连续作战,此时多已筋疲力尽,加上起的老早,我们小孩一般已是很难坚持,且容易被蚂蟥叮咬。
 
     记得有一次起早拔秧苗回来,吃早饭的时候,靠在自家的土墙壁上,未动筷子不知不觉中竟已睡着,其劳累程度可见一斑。插秧也是一件考验耐力和耐心的事情,望着望不到边的田埂,我多半是没有耐心的,总是喜欢没载一会,就要直起要来望望还有多远才能到头,才发觉已经被大人和哥哥们甩开了老长的一段距离。看着父母一心一意地、静静地插着秧苗,多年以后才能体会到当时他们的口头语:“小孩望过年,大人望插田。”原来,他们插的不仅仅是秧苗,他们是在播种希望、等待收获呵!
 
我在家排行老小,有时可以沾点便宜,比如呆在家里烧开水、送开水,不用上一线。但农村的土灶烧起来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特别是大热天,那是汗流浃背啊。记得那时便学会了偷工减料,心想水烧开太烫了,还要等凉下来才能喝,不如不用烧开,往往一到“滋边”(水还远未开)的火候,便急急地充起来,大人们喝了都说涨肚子,只有我一个人在旁边偷偷地笑。
     当然,“双抢”的苦与累,也是可以转化成读书的动力,那时父母常讲:“伢子,你看我们多可怜,你要是不好好念书,将来回来也是一样,面朝黄土背朝天,得苦一辈子啊!”因此,大多数暑假之后的秋季开学,努力学习是能管到好长一阵子的。
 
最后一个“双抢”,也是我高考结束那一年,因为录取通知书迟迟没来,父亲以为我肯定走不了了,多年的期望陡然落空,让他一下子感觉像是被抽空了,对我当然也就没有好脸色。其间因为言语不和,我俩差点爆发了正面冲突,是瘦弱的母亲挡在我们中间,生生地承受了父亲的一扁担。然后我从田里爬起来,打起包裹,急奔县城,准备放弃补习、去福建石狮投靠打工的大哥,是隔壁的小伙伴把我从县汽车站拽了回来。补习的第三天,录取通知书来了,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父亲在一旁尴尬和愧疚地笑着……其实,我一点都不怪他,我知道他的深爱与付出,期盼与失落,我早已深深后悔自己的年少轻狂,准备刻苦补习一年了的。
 
     第二年的“双抢”,父亲已经不在人世,因病隐瞒诊治(为了我继续学业,放弃了治疗)耽误了治疗时间,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也成了我这一生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!也因为如此,加上哥哥们打工在外,我要读书,家里的田便包给了人家,从此也就没有搞过“双抢”......

上一篇梦里水乡——水阳

下一篇金宝圩人的洗澡神器“浴锅”



水阳论坛排行

水阳论坛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