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阳论坛

手机站:/m

金宝圩里的女人不缠脚

时间:2020-08-12 20:59编辑:水阳新闻网来源:水阳论坛当前位置:水阳论坛_网聚天下水阳人 > 风俗文化 >
     过去女人作兴缠小脚,听老辈子人讲,在金宝圩内可没有这个习俗。水阳女人生来无拘无束,泼辣不失几分豪侠之气。
水阳上街头有户姓郑的人家,据说以前在县城是名门望户,到了郑秀才的手里,家道却衰落了,跑到水阳落了户。郑秀才叫郑子善,因时运不佳,几次赴京赶考都名落孙山,不由得心灰意冷,老老实实地开了个学馆,教授几个学生挣两个钱以谋生计。
     郑秀才经人介绍,娶了一个妻子名叫周荷花,娘家在金宝圩的圩心里,祖辈以种地为生。金宝圩水土养人,周荷花虽然是农家的女儿,却生得皮白肤净,端庄秀丽,很有几分姿色。她天生一双大脚,走路快如风,落地咚咚响。那时候,在一些大户人家眼里,女人不裹小脚是被人看不起的。郑家虽然落魄潦倒,但穷酸架子倒摆得挺在谱的。公婆没事经常念叨郑家先前是如何的排场,说要不是家道衰落,怎么也不会娶这种乡下大脚女人进门,对周荷花这也看不顺眼,那也看着刺眼睛头。总之,周荷花一直讨不到郑家人的喜欢。
     郑秀才有个妹妹名叫郑二姑,生性刁顽,家务活从不沾手,养成了一个饭来张口、衣来伸手的习惯,没事还找郑秀才编排嫂嫂的不是,鸡蛋里面挑骨头,冰块上非要找出火星子不可。好在郑秀才有良心,也很明智,知道自己成天不在家,家里大小事全亏妻子料理,要不然,全家人得吃生米吞凉水哩!
     这一年,宣州一带因连年闹饥荒,盗匪四起,郑秀才的学馆也倒闭了,一家人全靠大脚女挖野菜充饥。这个苦大脚女还能承受得了,对于郑家的那些老老小小何曾受过这样的罪?一天,公婆嘴里没了搭食,就拿儿媳妇开涮:“你就不能弄点好吃的给我们吗?整天嚼这些野菜,成心想噎死我们?”那郑二姑一旁跟着把嘴一撇:“我看这大脚女人是成心不让我们活了,好让我们死了独揽郑家大权,想做武则天哩!”
     大脚女再也忍不住了,回嘴道:“你们还以为郑家还是先前的郑家啊,掘地三尺也找不出半粒米来,黑鼻子老鬼才想掌你们家大权哩!告诉你们,有的人家连野菜都弄不上嘴了,如果不是我仗着一双大脚跑得快,满地寻些野菜回来,你们就坐等着饿死吧。既然你们总嫌弃我的不是,今朝我就走人!”
大脚女人说走就走,郑秀才可急了,一把扯住大脚女的衣袖,苦苦哀求道:“荷花,你不能走,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,何必要和他们计较这些呢?”
“子善,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,让这乡下女人滚!”婆婆火了,大声斥责郑秀才。
郑秀才平时见到母亲就像老鼠见了猫,此时被母亲一喝,只得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。
大脚女狠狠瞪了郑秀才一眼,叹息道:“你果然没出息!”便走出郑家门。
大脚女准备回娘家去,走到半路,忽然见远处尘土飞扬,人喊马嘶,有人惊呼:“土匪来啦——!”
大脚女大吃一惊,怔了片刻,慌忙掉头跑了回来。她气喘吁吁地刚跨进郑家大门,郑二姑就尖刻地道:“哟,大脚女怎么又回来了,是不是后悔着舍不得走啦?”
大脚女也顾不上和她争嘴了,急忙道:“土匪过来了,我担心你们躲避不及,是来帮你们的。”
话犹未了,四周传来一片哭喊声。郑家人全吓得慌作一团,像被掐了头的苍蝇满屋子乱转,公婆两人都上了年岁,哪里跑得动!
     大脚女二话不说,先背起公公扯开大步,两只大脚片上下翻飞,直奔前面树林子里。原来,大脚女平时挖野菜时,在树林子里一个土包前发现一个不为人知的洞穴,遇上天下雨,她就藏在那洞穴里避雨。大脚女把公公送到洞中藏好,又飞跑回来背婆婆。这样一来一往跑了两个来回,第三次回来又背起吓瘫在地上的郑秀才。当她把郑秀才送到洞中转回来时,听见郑二姑尖厉的叫声。大脚女赶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贼寇骑在一匹马上,正在追逮郑二姑。由于郑二姑缠着一双小脚,怎么也跑不快,那贼寇有意戏耍郑二姑,欲擒故纵,追追停停,吓得郑二姑拼命喊叫,那贼寇得意得哈哈大笑。
     大脚女赶上前,此时郑二姑好像落水人捞了根救命木头似的,赶忙藏到大脚女背后,她这才好像认识到大脚女的重要性,哭喊道:“大脚女,不,嫂子,快救救我呀!”
     大脚女急中生智,满面笑容迎上那个贼寇,笑道:“好汉爷,你且饶了这小女子吧,你要玩,嫂子我陪你吧!”
     那贼寇两眼盯着大脚女,见她姿色出众,而且是主动俯就,不由得喜出望外,狂笑道:“都说水阳的嫂子风流可人,百闻不如一见啊!”迅速跳下马来,把大脚女按倒在地。大脚女处险不惊,解裤带时噗哧一声笑了。“你笑什么?”贼寇莫名其妙。
     大脚女道:“我笑你是个大笨蛋。你的威风全靠那匹马,假如你和我苟合时,那匹马跑了,你怎么办?”那贼心下暗忖,这女人说得有理,嘿,水阳嫂子不仅风流漂亮,还挺疼人啦!
     贼寇抬头四顾,没有找到拴马缰绳的柱子或树什么的,大脚女又说:“你个笨蛋,你可以把马缰绳拴在你的脚上呀!”贼寇觉得这主意不错,既不会让马跑掉,又不会耽误自己行乐。于是,他低下头弯下腰把马的缰绳牢牢地绑在自己的脚脖子上。大脚女趁贼寇不备,说时迟,那时快,冷不丁地从怀里抽出剪刀,用力扎在了马的腹部上。那马疼痛难忍,一声长嘶,向前蹿去。那贼寇被倒拖在地,鬼哭狼嚎,不消片刻,就被拖得骨折腿断,气竭而亡。
大脚女轻轻整理好自己的衣裙,这才发现身旁还有一个被那贼寇丢下的包裹。她捡起包裹,背起吓晕了的郑二姑,回到了树林里的洞穴中。她打开包裹一看,里面全是一些金银珠宝。
 
     匪乱过去了,大脚女把这些金银珠宝全交到了公婆的手里,说:“这些东西够你们生活一辈了,我是一个圩里的大脚女人,不适合再呆在你们郑家,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登你们郑家的门了!”
 
     此时此刻,这郑家一门老少哪里还肯放她走?一家人都跪在了她的面前,苦苦哀求。郑二姑道:“嫂子,如果没有你,我们全家都要葬身在土匪的屠刀之下了,你不能走呀!过去我有对不住你的地方,你如果要出气的话,就狠狠打我两下吧!”
 
     大脚女见这一家人都诚心挽留自己,也被感动了,再不提离开郑家的事了。
 
大脚女利用那个包裹里的金银珠宝,帮助郑家重振了家业。郑家上上下下的人,无不对她刮目相看,肃然起敬。
 
     过了几年,大脚女为郑家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。待女儿长到七、八岁时,她问婆婆:“让不让她们缠脚?”婆婆感慨万端地叹道:“大脚女人有什么不好啊,从这一代起我们随乡入俗,我郑家的女儿不缠脚!”

上一篇娶老婆就要娶水阳女子

下一篇雁翅这个名称的神话由来



水阳论坛排行

水阳论坛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