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阳新闻网

手机站:/m

华佗在金宝圩的传说——活人死治

时间:2020-08-01 08:27编辑:admin来源:水阳论坛微信公众号当前位置:水阳新闻网_水阳唯一新闻网站 > 风俗文化 >


传说,华佗刚来杨泗的时候,扬言有谁出钱帮他在这儿弄一个好门面挂牌行医,三年内他给那人看病不收一文钱。好好的人谁希望自己生病?别人只当那华佗是个江湖骗子,没有人理会他。可是偏偏在这当口,有一个姓罗的年轻人出于好奇心,想看看他的医术如何,帮他在镇上的街口租了一个门面,替他开了一家医馆。但谁也想不到,这位姓华的郎中医术相当高超,专门给人医治疑难杂症,不知有多少睡在家里等死的病人,被他从阎王殿门口给拉了回来。一时间,华佗在杨泗一带名声大振,别人都说他是神仙下凡,大家都叫他“华神仙”。
      却说那个姓罗的年轻人,正是镇上一家罗记绸缎铺的少掌柜,他的名字叫罗文轩,长得是一表人才, 风流俊雅。罗文轩的父母早已亡故,身边只有一个新娶的妻子,姓艾名娘,她出身于大家闺秀,不仅知书识礼,多才多艺,而且生得更是唇红齿白,柳腰婀娜,姿色过人。这对小夫妻俩十分恩爱,出门进门,几乎是形影不离。
  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一日早上,罗文轩从床上起来,好好地头昏了起来,走路总觉得两腿轻飘飘的不得劲,吃什么也不香。艾娘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,问他是不是病了,要他找华佗去诊断一下。罗文轩仗着自己年轻身子骨好,没当回事,告诉她说兴许是累了,休息一下可能会好些的, 用不着请郎中看病。谁知当天晚上他就发起热来,头疼欲裂,脸上竟冒出不少的黑斑。第二天一早,他也用不着艾娘催促了,自己就咚咚咚地跑去找华佗了。
      华佗行医却与众不同,他给人看病订了两个古怪的规矩:一、他给人看病从不出诊,有求他治病的人必须自己上门;二、病人来了后,他不急于给病人诊断,而是让病人在医馆里扫地、擦桌子和挑水等等,替他先做上一会儿工夫的事情,谁要是不愿意做,请立即走人,不论是穷人富人还是当官的,都别想破此例。罗文轩虽然曾有助于华佗,但他来了以后也未能破此例,按照华佗的吩咐,照样给他干起杂活来了。
      罗文轩咬着牙干了一上午的活,华佗看他累得满头大汗,脚下踉跄,气喘吁吁,脸都变紫了,这才招呼他到身边坐下,给他诊断起病情来。他先伸出根手指头,抹了一点儿罗文轩额角上的汗,看了看那汗水的颜色,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汗水的味道,突然问:“ 十年前,你是不是被一种名叫九纹龙的毒蛇咬过?”罗文轩听了顿时一怔,他在十年前的确被这种蛇咬过,当时找人排过毒了,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了,没有多少人知道此事了,这位姓华的郎中是如何得知的?他疑惑地点了点头道:“是有这一回事儿,先生如何得知此事的?”华佗笑了笑,没有回答他的问话,只把手一挥道:“你先回家吧,让你的妻子明天上午来我这里一趟!”罗文轩一听可糊涂了,自己来看病,他还没有告诉他什么病情,叫他妻子来干什么?他正要发问,华佗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,笑道:“罗掌柜,  各行有各行的规矩,你不要多问什么,要想你的病尽快好转你只按照我的嘱咐去做好了!”罗文知道华佗是个怪人,便不好再追问什么,告辞走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回到家里,罗文轩就把自己去华伦那儿看病的经过对艾娘说了,艾娘好奇地问:“这个华郎中真是怪,他没有告诉你叫我去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罗文轩说:“没有。你只管去吧,看看他这怪人到底有什么怪花样!”  
      像艾娘这样出身大户人家的女儿,在做姑娘时家教是十分严的,作为女人除了有丈夫陪在身边出门外,一般是守在家里很少独自出门抛头露面的。可为了弄清丈夫的病因,次日一早,她还是收拾了一番,去了华佗的医馆。
      待赶到华佗的医馆,华佗好像预料到艾娘准会来似的,早在医馆的门口迎接了。华佗到罗家拜访过,艾娘认识他。可是,当她第一眼看到华佗时,不禁大吃了一惊,怎么啦?她见华佗面带悲痛之色,全身上下一身缟素,在医馆的中央还放了一口黑漆棺材,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难道他有什么亲人离去了吗?艾娘正惊疑间,华佗将她迎到馆内坐下。“罗夫人,” 给她又倒了一杯茶,叹道,“实不相瞒, 我这一身孝服乃是为尊夫所穿的,那一口柏木棺材也正是为尊夫所准备的啊!”艾娘一听,如闻晴天霹雳,差一点儿被惊倒在地,她颤声问:“华先生,你此话怎讲?”
      华佗这才告诉她,他给罗文轩诊断时,已发现他得了一种怪病,不过三天,必死无疑。他死前,全身会出现腐烂的症状,四肢百骸犹如虫噬蚁咬,疼痛难忍,随之身体还会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,这种气味随着空气扩散开来,会感染其他人患上此病。因此,华佗这次叫艾娘到这儿来,就是要将这些实情告诉她,叫她今晚想办法把罗文轩弄进棺材,趁早将他活埋。“罗夫人,”临了,华佗又对艾娘说,“尊夫的病已到晚期,已无人能救,一来为了尊夫不必遭受死前那种难言的痛楚,二来为了不累及他人,你姨定要按我的这个办法去做啊!”
      “天呀,这怎么可能”艾娘顿时只觉得阵天旋地转,“扑通”瘫在了地上,“我的夫君怎么会患上绝症呢?”
      华佗道:“罗夫人,人各有命,这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,你还是保重身体要紧,回家按我的吩咐去做,千万不要把真相告诉尊夫啊!”艾娘毕竟是一个女子,要她活埋自己心爱的丈夫,她如何下得了这
个毒手?她哭喊道:“宁可死,我也不做这种事!”

      “罗夫人,”华佗急了,“你可是知书识礼的人,要以大局为重啊!”接着他对她晓之以礼,动之以情,在他的再劝说下, 她总算勉强地同意了。
      华佗见艾娘总算被自己说服了,便从怀里取出一一个瓶子来, 递到她的手中,又叮嘱道:“罗夫人,这瓶里装的是一种药,无色无味,你回去后今晚想法让他喝下,这样他就会昏倒过去,永远也醒不来了;趁这个机会,你就可以把他弄进棺材里了。切切记住,你当夜就得将他埋葬,不论以后发生什么事,你千万不要去理会!”
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艾娘的心就像有一万把钢刀在扎,她哽咽着道:“知道了,我就按你的吩咐去做!”
      艾娘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华佗的医馆的,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中的。罗文轩见她回来了,忙问华佗见到她是怎么说的,艾娘按捺住内心的悲痛,强颜欢笑,道:“ 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那个华郎中仗着自己医术高明,只不过故弄玄虚罢了。他告诉我说,你没什么大病,只是偶感风寒而已,并给了我一瓶药,让你临睡前将它服下!”说着,她将那一小瓶药水递给了他。
      罗文轩听后,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长长松了一口气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好!”艾娘听着,心都碎了。
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艾娘就按华佗的吩咐,在丈夫临睡前,让他喝下了那瓶药水。罗文轩刚刚躺到床上,就一阵迷糊,昏昏地睡了过去。这时,艾娘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酸痛了,扑在丈夫的身上放声大哭。随后,她叫来店铺中的伙计,让他们从华佗的医馆将那一口柏木棺材运了过来,连夜将罗文轩收殓埋葬了。
      谁知就在第天一早, 有个放牛的小孩在路过罗文轩的坟墓时,发现坟墓不知被谁扒开了,棺材盖被掀在一旁, 棺内的罗文轩尸体竟不翼而飞了。那小孩跑回来,连忙把这事告诉了艾娘,艾娘闻听后如雷轰顶,跑到那儿一看,果真如此,顿时只觉得两眼一黑,大叫一声,昏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当时金宝圩是属军管地带,艾娘醒来后,当即就向驻扎在金宝圩的五路总管丁奉报了案。
      说来也真巧,那丁奉正是华佗最要好的朋友。丁奉得到报案后,迅速派人调查此案,经有人举报,昨天半夜时分有人好像看见姓华的那个郎中,盗了罗文轩的尸体往圩南的河对过山上去了。丁奉只知道杨泗镇来了个江湖郎中,却不知道是他的朋友华佗,他立即叫捕快去医馆捉拿华佗。

可是,几个捕快赶到杨泗镇一看,哪儿有华佗的人影儿?捕快又沿山搜捕,终于在一个小山洞里发现了他。只见他将罗文轩的尸体倒吊在那儿,下面堆了一堆硬柴,升起了一团火,正烤着罗文轩的尸体。捕快们正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,不知华佗在玩什么名堂。不知谁低声咕哝了一句:“莫非这个华佗中疯了,要将罗掌柜的尸体烤着吃?”一言惊醒一旁的人,几个捕快一拥而上,抖开铁链子将华佗给锁了。

    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快放了我!”华佗被突然冲进来的几个捕快惊愣了,挣扎着,要摆脱那几个捕快的手,维续烘烤罗文轩的尸体,可那几个捕快哪会放手?“完了,完了,”华伦跺脚大叫,“你们害了我,也将罗掌柜给害了!”
      那几个捕快听不懂华佗话中的意思,取了罗文轩的尸体,连同华佗一道,押往总管府。
      当华佗被押到时,五路总管丁奉眼认出来了, 大惊失色道:“天呀,下面之人可是我的华佗兄?你什么时候来了这儿?”华伦顾不上与他打招呼,一个劲地埋怨他道:“丁奉啊丁奉, 我第一遭来此地行医,治好了多少病人,这一次却失了手,你不但坏了我的医术,也连累得罗掌柜残废了一条腿啊!”
      艾娘正在堂下,她和许多在场的人听了华佗的话,都像丈二的金刚,摸不着头脑。丁奉问:“华兄, 你此话怎讲?”华佗便将事情的经过一说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原来,华佗给人治病时,除了望、闻、问、切以外,有时是靠病人汗液的颜色和味道来诊断病情的。那次罗文轩来找他治病时,他正是从他的汗液里分析出他十年前被一种名叫九纹龙的毒蛇咬过,毒没有排干净,并在他体内积淤多年,一朝复发, 导致有此绝症的。他的病来得很突然,也的确不过三天就要死。
      不过,华佗查出罗文轩患有绝症后,顿时想出了一种“活人死治”的法子,能将他的病治好。他叫罗文轩回去后,当天就找来了一口柏木棺材,又配制好了一-瓶特殊的药液;等到艾娘来时,华佗故意对她说罗文轩是无药可救了,而且他的病还能传染给别人,让她将他活埋。罗文轩被活埋后,药力会迅速发作,弥漫全身,到时华佗再将他从棺材里挖出来,选择一个僻静的山洞,用一种浸过药汁的硬柴升火,对他进行烘烤,把他体内的病毒全部排出来,这样他的病就全好了。
      华佗原来想把这种治疗的方法,直截了当地告诉罗文轩和他的妻子的,但他又考虑到这种治病的方法过于特殊,肯定不会被病人以及病人的家人所接受,只得隐瞒了他们。可是,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在山洞里烘烤罗文轩的身体行将结束时,被几个捕快闯了进来,强行把他带到了五路总管丁奉这里来.....
      众人听华佗讲完事情的经过,全都呆了,他们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种奇异的治病法子。艾娘迫不及待地问他道:“华先生,我夫君现在还有救吗?”
      华佗道:“不消片刻,尊夫就会醒来,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——只是,我刚才给他烘烤时,除了一只腿外,全身的毒液已被烘烤出来了,那条腿却恐怕从此会永远残废了!唉,这真叫做功亏一篑啊....他的话刚说完,堂下人传来了一片喧闹声,原来那罗文轩正好醒过来了。
      艾娘扑过去一看,只见罗文轩已经精神抖擞地站立了起来,脸上那些黑斑也不见了,只是一条腿不得劲, 走路一跛、一跛的。 在场的人见状,无不惊叹华佗是神人!

上一篇裘公舍命救村民

下一篇水阳妈妈娘子的来由

世界之最排行

世界之最精选